快乐8网址,快乐8登录网址,快乐8注册网址

站内搜索:

高明历史的草根记忆

日期:2015-10-19 时间:11:26:00 作者:

 ——为《高明故事》所作的序

 

 高明区政协学习和文史委,历年来编撰高明文史资料,已经出版多辑,这是一个好传统。如今读者看到的《高明故事》,是最新版本,且只是上辑,下辑的有关图文资料及稿件正在筹备中,预计于明年出版。

  所谓“高明故事”,记载的是有文字记载以来高明百姓口中代代相传并不断加工演绎的民间故事与传说传奇。这使得该文集与史文编撰的高明本土或高明籍文化人撰写的文本有本质的不同:它是高明民间的口头文学及对历史的草根记忆。

  据笔者所知,对高明历史上的民间故事与传说传奇,官方或包括民间文人,并未发现过有人专门辑录成册。上世纪八十年代,高明县有关部门,曾在省有关方面组织下派人收集整理过一批高明民间故事与传说并辑录成书,这个工夫是当时各县都要做的,高明也不例外。其中篇什更成为《高明故事.上辑》诸多文字的蓝本。不过那本书并非民间故事与传说传奇的专辑,还有本地民俗及民谣的搜集整理也合辑其中,谓之“三合一”。该书有些文字更源自高明县志及许多文本,因此不能算做是口头文学的辑录。

  将口头文学即民间传说与故事传奇,与文字记录的高明历史区分开来,并命名为“草根记忆”,并非刻意将口头文学与文字、民间与当局搞得泾渭分明,而是为了说明《高明故事》,确实算得上是另开剖面,对高明文史收集进行了一次拾遗补缺。

  大致说来,高明文史当有三种记忆载体:文字(图画也可能视作符号化的文字)的、不可移动及实物文物的,和口头传说的(如果是少数民族地区,可能还要加上载歌载舞的;高明民间的戏曲与其它类别的传统文艺演出,也可视为口头传说及传承之一种)。前两种到此书出版前为止,是主要载体或者说是显性载体;而口头传说的,从未得到重视,或者说从未被官方与民间有意识地运用到文字记忆中,而是任其自生自灭。

  口头传说在农耕年代,或可以流传数百年甚至更长时间,流传过程中会被添油加醋及随时代赋予新意,但不会断代淹没。而当今却很难说。因为高明用了二十多年就完成了从农耕社会到工业化、城镇化的嬗变,连农村这个农耕社会的基本生存载体都在边缘化碎片化,农耕社会、游牧(猎渔)社会等特有的口头文学相对更加脆弱与加速殒灭。

  如果说当年农村能讲述口头传说或民间故事传奇的老者还能活到当下,他们也会彻底失去受众:在高明已经城乡均衡化的教育体制,以全面并校消灭了农村学校,十二年义务教育使城乡教育彻底同质化,农村青少年或脱离农业或干脆进了城,源于地方基因的民间文化传承土壤更被现代文明所“征用”。城镇化与农业产业化正以一代人就完全蜕变的速度,彻底更替高明自有农耕文明出现以来数千年的小农生存状态,而民间口头文化赖以生存与传承的平台,也随之湮灭。

  现代文明的背景是科学与理性,这是一种强势的文明,无论它是否有意这样做,都会压迫基于神性、信仰、幻想臆念甚至于迷信等等成分的民间口头文学的生存空间,使之在价值观层面上沦落为文化糟粕而下里巴人。加上建国以来数十年的意识形态统摄,更使民间口头文学显得脏兮兮而灰头土脸。人们有意无意地对历史文明传承的东西进行萃取,分为精华的非精华的;虽然人们收获了花生会分别加工成食用油与花生麸,且后者的营养成分更加丰富,对文化传承来说,人们却总区别对待,厚文字而轻传说。

  其实仅就文字而言,它从发明之日起,就既是一种文化记忆载体,同时也是一种强制性的选择机器,而且是挂一漏万的选择机器,我们不应只看到它选择记忆的部分,忘却了它选择性剔除与丢弃的部分,恰恰古代文明的相当成分,仅仅存在于口头传说之中。

  《高明故事》辑录整理的数十篇高明民间传说与故事传奇,在多个层次与侧面真实地反映出古代高明人的生存状态。所谓的真实有两层考据性的意义,值得有心人去解读。一个是在现实层面,它在官方史志与文人文本所忽略的缝隙中,不经意地描述了当时各阶层高明人的生活场景与细节,使后人对前人的生存状态有一个相对感性的把握,或者说提供了更大的想象与揣摩玩味的空间。与文字记忆不同的是,口头传说为了讨好受众广泛传播,更接近于小说传奇,因此将视角更集中于人而不是事;而活生生的人物行状描述,尤其是基于推动故事、传奇情节发展而强调的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自然之间的矛盾冲突,比一般的史志与文本记述更能从本质与细微之处,将古人描绘得立体与丰满。

  另一种真实,在于口头传说与民间故事,比文字记载更率真地表达了高明百姓的理想与心灵,虽然它更多以迷信与幻想的形式出现。传说中推动故事传奇情节前行的源动力之一,就是怪力乱神。中国文化被儒家独大之后,实用主义与功利至上一直引领主流文化,文字成为一种特权与攀高附贵的阶梯,当底层百姓失意于现实之下,唯有借助于幻想中的神灵改变自己的宿命,这一类自慰型的理想臆念大量浪漫于民间故事与传说之中,也有助于今人从另一侧面认知与体验旧时高明人的内心深处与精神世界。

  无论高明区政协或其它方面的有心人如何抢救,高明民间口头文化将断流于当下;无论如何,仍有如《高明故事》这样的书籍,还在试图追溯于它的源头,就这一点看,这本书是值得各位读者惠存的工具书。

  高明正在努力发展文化旅游产业,文史是向外界展示高明现状的根基。而向外人推介高明,景点名胜甚至于文物典籍,只能作骨架,高明文史的肉身及衣饰,一定是活色生香的高明古人,他们将会在类似于《高明故事》这样的书籍中,在导游或某一个东道主的娓娓而谈中复活,带着游客与佳宾穿越时空,进入一种恍如隔世且心驰神往的境界。

 

 

粤ICP备1106037329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粤公网安备44060802000168号
高明政协地址:荷城翠竹路169号 邮编:528500
电话:0757-88888038 传真:0757-88881889